立即注册 登录
船人联盟 返回首页

青梅的个人空间 http://www.shipman.org.cn/?29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第五十四章 有多少爱可以胡来(下)

热度 8已有 2284 次阅读2011-10-7 18:38 |个人分类:小说《带我去看海》

其实在萧楠想要回玉佩之前,她征求了好多好友的意见。当大家得知那个玉佩对萧楠曾经有着重要的意义时,都纷纷表示不能便宜了这个负心人。再加上萧楠一旦牛脾气上来便不顾一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仿佛她要丁一凡归还的不是一块小小的玉,而是她曾经受过伤害的心。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公平的事,尤其在爱情里更是没有对与错,黑与白之分。只可惜萧楠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只是单纯的想要那块玉罢了。如果说非要深究她是不是还对旧情念念不忘,就难以说清了。以前她以为,所有分手后的彼此双方大抵是要经历一次彻底的清点盘算才可以结束的。在这一点上她似乎没有欠他什么。过去那些一起吃过的饭,大多数都以AA制泾渭分明的形式抵消了,丁一凡在恋爱期间除了追求初期买过鲜花,后来那些什么纸巾手套围巾的小花销,和她萧楠的比起来就显得太凤毛麟角。虽说爱情里不能以金钱的付出来衡量计算,但扪心自问,萧楠觉得无论从感情的付出上还是从金钱的花销里都没有愧对过丁一凡的地方。想到这里,萧楠有些忿忿然了。按理说,丁一凡应该主动将那些不属于他的礼物归还她才是。是的,天真的萧楠还真的就是这样认为。她错把天下所有的人都想象的像她一样单纯和干脆。何况,她其实也不会真的完全要他归还全部礼物。像那件她买给他的大衣,退回来她还能再给谁穿吗?还有那曾经让他拿去收买辅导员的烟,她能要回来转送给谁?不,她不过是想要丁一凡真正意识到他的错误,而不是假惺惺的说些什么祝她幸福的混帐话。
想到这里,一时冲动的她动手给丁一凡的家里拨了一个电话。手机号可以换上千百遍,但家里的电话却很少跟着一起换。接电话的是丁一凡的母亲。很显然,丁母早已忘记有萧楠这样一个人了。萧楠压低声音,认真而清楚的说自己是丁一凡的大学同学,这次打电话只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丁母这才反应过来,装模作样的客套了几句,心里却犯了嘀咕。莫不是儿子私下里和萧楠还没有断了联系?过了这么久,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归还?也许这丫头不过就是找一个借口再重新接近儿子罢了。几句寒暄过后,她说儿子不在家,不巧正好去了姥姥家,让她留下个电话等着儿子给她打过去。挂上电话,丁母就不高兴了。看来这丫头还没饶了儿子,胆子还不小,居然敢直接打电话找到家里来了,也不把她老太太放在眼里,瞧她说话那不卑不亢的劲儿,想着就来气。
其实这天丁一凡才没有去什么姥姥家,他是去相亲了。相亲对象正是丁母看好的,知根知底的工友家女儿罗杏儿。这正在关键的时候,她萧楠跳出来搅合什么?难不成她听说丁一凡和方晓鸥分手后马上又找了新女朋友而故意来搅局的?她马上打电话告诉儿子,赶紧把萧楠这个难缠的丫头打发了。听到是这个情况,真让丁一凡感到意外。看来萧楠并没有接受丁一凡上一次那假惺惺的道歉,这一次竟然找上丁母要起那不值钱的玩意儿来了。
他回拨那个丁母记下来的电话,结果却是忙音。辗转反侧了一夜,第二天清早,丁一凡就发短信给萧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以为你是谁?还好意思问我要那个不值钱的地摊货?想要也行,把你地址拿来我快递给你好了。萧楠啊萧楠,没想到这么久了你还不懂得怎么做人怎么做事,如此幼稚又虚伪,看来我这次就得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
几天前还仿佛温情脉脉的前任丁一凡转身变得如此无情,其实这倒也并不奇怪。毕竟早已不是男女朋友,谁也不用再刻意掩饰什么来顾及个人形象,倒必须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直白了。
“我现在在工作,很忙。如果你觉得不方便,那么记得帮我好好保管。”萧楠深吸一口气,尽量显得冷静。
“保管?你可真会开玩笑啊。你不觉得你说这句话很可笑吗?”
萧楠看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直接拨了电话过去。“丁一凡,你到底要怎么样?要不等你下次回公司把玉佩转交给我的大学同学,让她们给我捎回来。不用这么阴阳怪气。”
“我下次什么时候回公司还不一定呢,别拖那么久,免得夜长梦多。就那么一个破玩意儿你还好意思要吗?你当我丁一凡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穷孩子吗?萧楠,你这个样子真的是一点没变,真不知道毕业之后你怎么还没学会如何为人处事,办事太差了,真的太差了啊……”丁一凡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发现电话嘟嘟的已经被萧楠很快挂掉了。两个完全没有了感情的人,果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在以前怎么可能发生呢?萧楠又什么时候会连他的话都没有说完就挂掉电话呢?这样的草草结束,让丁一凡禁不住骂骂咧咧。
现在的丁一凡之所以能够这样理直气壮的说话,是因为他在结束和方晓鸥的感情之后很快把目光转移到了罗杏儿的身上。
罗杏儿是谁?当然就是先前被丁母看好的工友家的女儿。巧的是,在丁一凡11岁搬家转学后刚好就转到过罗杏儿的班上。算起来,他们还是小学同学,离家近自是不必说,按照丁母的话说,那是完全的知根知底。听说罗杏儿大学毕业后就回到老家在一个外贸服装厂做起了外贸跟单员,收入虽然不多但在农村却也算是有一份工作的文化人了。
女大十八变,罗杏儿如今也算的上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了,丁母一发话,丁一凡便活动了心思,来一番深情告白。说他自己早在小学的时候就暗恋着罗杏儿,这不,毕业了回到家,好好的上海都不想留,直接回家就是为了等着和罗杏儿在一起。哪个姑娘听到这样的话不感动?十多年,自己居然被一个从上海学成归来的大帅哥一直暗恋着,岂不是做梦都会笑?就这样,罗杏儿也顾不得半推半就,喜滋滋的就接受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帅哥男朋友。没过一周时间,两个人晒幸福的甜蜜照片就贴满了所有的网络空间。罗杏儿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人知道,眼光挑剔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男人的她终于找到如意郎君了。而丁一凡也更是难掩得意,怎么着?我丁一凡是能缺了女人的主儿吗?看,这个妞儿比前任们好多了吧?既没有秦碧的势力,也没有方晓鸥的虚荣和风骚,比方雯看着多了一份老实,也少了萧楠的那股子聪明劲儿,长得可是好看多了。最要紧的是,这回她可是有家里老佛爷的钦点,要想过父母这关,绝对是不费吹灰之力了。在经历了这么多任女友的洗礼过后,丁一凡若想获取一个妞儿的芳心那还不是易如反掌。或许对于丁一凡来说,开始时最不好拿下,当然结束时也最不好对付的就是那个打扮不入时看着像村妞其实内心却十二万分别扭的城市女孩萧楠了。
那次被挂断电话之后,萧楠就再也没有打过来。有时丁一凡暗自觉得后背发凉。那好比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隐隐约约悬在他丁一凡的幸福之上。好在她也不在丁一凡所在的小城,隔着那200多公里的距离,又能把他丁一凡怎么样?
很快陷入新恋情的丁一凡,也很快想到了结婚。是的,也许这种心情是让旁人无法想象的。对于一个船员来说,亲情有多重要,而稳定的爱情又是多么的重要!毕竟,青春不常在,得抓紧谈恋爱。在家休假的时间除了吃够睡够玩够,还得有“两个务必”。务必把妞儿尽快泡到手,务必把妞儿尽快搞上床!但是毕竟结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样轻易就和罗杏儿提出岂不是要吓坏了她?只好没事在网络上无聊的时候将罗杏儿和自己的名字输进网站做出一张假的结婚证来满足一下内心的空虚同时也以此向杏儿表示衷心。罗杏儿表面说他太过幼稚,内心却像是吃了蜜一样甜,要说爱情还真是说来就来。先前过年的时候家人说她今年红鸾星动,果然不假。谁说她就不恨嫁?在农村,这个年纪生娃的都有不少了,喜事就得趁热打铁。
只是再怎么头脑发热也不能马上答应下来。丁一凡虽然起初看起来事事殷勤,可好像后劲不足。先前说早晨叫她起床上班,可好赖都没坚持过三天。最开始说要没事就接她下班,后来没两次就烦了。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其他情侣间都像丁一凡和她这样几乎没有秘密。所有邮箱,QQ,MSN,除了银行卡(估计以后结婚了,这个也肯定必须要上交)统统要告知密码。电话占线稍微久一点他丁一凡就要过问,一旦罗杏儿有点委屈想说个不吧。丁一凡就会说那是因为罗杏儿长得太漂亮,肯定有不少人追求,如果不看紧一点怎么能放心?男人一旦把一切类似无理的要求披上了爱的外衣,就变得堂而皇之了。这样的爱也实在让人窒息,看管总是无处不在。谁给罗杏儿打来电话,丁一凡总会在一旁装作若无其事的偷听。要不就是借着帮助拎包的机会偷偷翻看她的短信记录看看有没有可疑的敌情。这些都不算,丁一凡居然还要管她罗杏儿逛街的花销。
罗杏儿毕竟工作在农村,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就那么几张毛主席。现在的女孩又有几个不是月光女神?何况当前的物价天天都在飞涨,罗杏儿家里还有个正在上高中的妹妹,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罗杏儿能攒下钱才是奇迹!哪个女孩不爱美?打扮就得买衣服,哪怕是在镇里的集市上,一件不怎么起眼的衣服少说就得一百多。积少成多,那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丁一凡听说有次罗杏儿因为在县城的大商场看中了一件八百多的衣服一咬牙就狠心的买了下来这件事马上严肃的就此事展开了批评。
“老婆,你一个月才赚多少钱?再多的钱也经不住你这么花是不是?以后咱俩结婚了,我可不允许你这么花。那不是败家吗?钱就得花在刀刃上。”
“可是,我喜欢啊。这才800多,城市里的衣服好多标价就得上好几千呢。这是我自己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老婆,虽然现在是你的钱。可以后咱俩结婚了,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啊,咱们的钱怎么能乱花呢?乖,咱们以后不要那么花了啊。”丁一凡一边哄着,一边暗自叫苦。“乖乖,现在的女人可都对自己下手挺狠啊。以前的方晓鸥看来也不算过分,真不知道现在女人的衣服怎么都那么贵。好在看罗杏儿好像还不是特别喜欢化妆品,否则那又是一笔花销。可一切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罗杏儿喜不喜欢衣服或者化妆品倒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女人喜欢房子!
从小到大,罗杏儿便和妹妹住在一起。虽说姐妹两个很少吵架,可是两个大姑娘同住在一个屋子里总是会有很多不方便。工作之后,罗杏儿偶尔会因为单位离家太远住在单位的宿舍,可那始终没有家的感觉。能够在老家这片方寸之地买上一套经济实用的小户型就成了罗杏儿朝思暮想的一个梦。每当看到网络上有那些漂亮的装修家居图片,她总是带着期待而又盼望的眼神狠狠的收藏起来,想着什么时候自己有一个家了,也可以那样布置。现在有了即将可以谈婚论嫁的男友丁一凡,房子更是得尽快提上议程。她时不时的就要在丁一凡前吹吹耳边风。“马上咱们这的房价就要涨到三千了,以后要是再买该多不合算。咱这小地方万一被评上了百强县,房价就会升的更快。到那时候,你再买房子就指不定多少钱一平啦……”
“老婆,你看,我现在工作还没怎么稳定下来呢。以后我想去大城市买房子。”
“那现在先在家这边买一套也不冲突啊。等你以后有了钱再去大城市。买到北京上海都不管,反正现在你得在家买。”
丁一凡表面应付着,心里却有点烦躁。房子房子又是房子,有人说中国的房价就是丈母娘给炒上去的。让他赶紧在这边买房子的意思,和罗杏儿的妈妈肯定也有关系。这时候他慢慢开始知道作为一个男人,而不再是男孩,摆在他面前的除了泡妞儿之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了。

路过

鸡蛋
6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仟客 2011-10-8 07:12
期待好久了,哈哈。又出来了,顶
回复 加菲 2011-10-12 18:32
快出快出!等不及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布主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船人联盟 ( 皖ICP备08100452号 )

GMT+8, 2020-2-29 07:34 , Processed in 0.039226 second(s), 1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